现在都流行叫“公司人”?每每看到《第一财经周刊》杂志对公司人的文章,感觉现在比较流行叫公司人,而且好像大多数白领一族都是公司人?

以前叫“公司男”,意思是指一个职场男士他属于公司,按公司的要求着装,他的观点和态度由公司塑造,并代表公司形象与利益。他通常面目模糊,因为他的脸是公司的脸。因而就感觉这类职场男士真可怜,就这样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公司,而且现在不能再叫“公司男”了,因为有性别歧视之嫌,只能说我们都是“公司人”。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行业及企业都这么要求公司人,比如我们做高新科技行业的互联网人士,相对来说就轻松自由多了。不过,表面的自由背后有着更为艰巨而满面的苦楚及压力愁容。因为我们没有绝对的自由与轻松可得,大相隐于无形,越是本质的东西越容易被隐藏在你感官视觉之外的某个角落,独立的,孤独而心酸的在一个人默默的品尝那尖薄的世纪压抑情结。

好比我每次和某门户副总编聊天,他都充满快乐的语调与轻松洒脱的气度让我在与之沟通的时候没有一点窘迫与不安,并且很让我享受这种状态的交流与情怀。可是千里之外的聊天窗口对面的某门户副总编,难道我真的认为他是那么的快乐而轻松?

今天我在IM上很惯性的发了一条信息——“早上好,工作愉快~”,我本以为他会回复下早哈,没想到他发了一个冒汗的表情。

我随即问:“what’s matter?”他说:“焦虑,前有某门户的微博,后有某门户的微博,自身人困马乏,投入严重不足。”我说:“得了,你还是找个时间来西子湖边散散步吧。”上次本来说好可以来的,结果北京临时有急事回去处理了。现在正值三月春风四月花,西湖美景醉人傻。他说:“哈哈,我要是现在出去,根本散不了心,会更焦虑”这样的心情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后面又抖出一句,深深的触动了我的神经。他说“我只有呆在公司里,心里才踏实些。”去年12月份,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传统媒体与互联网高峰会议上见到他还是神采飞扬、气宇宣扬,当天的高峰论坛中也谈到了微博客,只是没想到现在他亲自为微博客操心伤神。

我向他建议:“有时候,需要停顿下,说不定很多问题会看的更清晰,一味的勇往直前可能让自己更压抑及更混乱。” 正如画家画画,画一会要停顿下来,往后退三四步在全局的系统的审阅下进行中的作品,是否平衡及恰到好处?如果不能在适当的一个个环节停顿下反思也好统筹分析论证也罢,对最终的工作结果与目标结果会出现“谬之千里,差之毫厘”的微妙后果。

因此,他那句“我只有呆在公司里,心理才踏实些。”让我很感动,我们的副总编是那么的专注与执着,并且足够的敬业,值得我学习的榜样,另一方面,又让我有点为之担忧,因为似乎他已经有点陷入被动,有点给自己要求太高并造成巨大压力,一旦大相隐于无形,对自己的身体,对工作效率都会出现巨大的风险,正所谓否极泰来,适得其反。古话说的好,以不变应万变、以静制动,虽然用来形容某门户副总编现在的情况,尚且有点牵强与不妥,但是何尝不是一种工作与生活方式的艺术升级呢?

有的时候,应该给自己放松下,腾出某时刻段的自由,尽情的舒展下心情,将繁琐的事务抛之脑后,闲得一身轻,偷来精神爽,说不定会在这个时候偶得灵感,狂书天地真道,直露尖骨深处,神来之笔、茅塞顿开、醍醐灌顶啊。

一般遇见我们人生中每次成长瓶颈的时候,通常有三种方式寻求突破:

第一种,独上楼台,痛饮长江水,舒展下心境与精神;

第二种,仙人指路,拜求出路在人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第三种,静盘四季,羽化而登仙,所谓苦禅。

人生经常会遇见成长瓶颈,这个时候恰恰是我们成长或精进的关键时刻,而且这个时候一旦我们相位住不能突破,是我们的一次大关,一次大考验,可以历练出我们的一种新思维与新方法,即我们所谓的创新型思维,我一直认为,创新型思维是人类文明当中最奢侈、最美丽的又相对稀缺的不可多得的精灵,它绝对属于少数派,然后它绝对是改变命运和时局的魔法师,And we all love it 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