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电影爱好者,一直关注中国电影。近几年,张艺谋拍了《英雄》《十面埋伏》《黄金甲》,冯小刚拍了《天下无贼》《手机》《非诚勿扰》,陈凯歌则拍了《无极》《梅兰芳》,这些电影声势浩大,大牌大投资大阵容。都是大片,还赚了大钱,可越来越多的观众嚷嚷着说不好看了,越看越扯,这是为什么呢?我接下来以一个普通电影爱好者自己的角度讲讲对几部代表性电影一些不权威的见解,纯粹一家之言,大家别太介意~


《英雄》这部电影感觉更像一部摄影集,画面美得诗意,一张张叶子飘得都很专业,好莱坞式的特效视觉奇观,以及剧中每个演员雷人的情绪化表演,让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画面与演员秀上。导演建设性让故事的发展为其卖弄特技和画面做铺垫,电影画面是一流的,但故事讲得生硬,打动不了我。

《非诚勿扰》整部电影从头到都安排到幽默睿智的桥段,看出来是导演精心设计的并且注意到故事本身的重要性。可是他没能放眼电影全篇,不管是台词是戏剧冲突,导演为了增加电影的趣味性所作的内容增减同时也在修改故事的主线,削弱故事性模糊了故事的整体性,表面上看剧情变得很丰富也很文艺,而我的感觉更像一口气看了一本故事会。这个导演拍的电影还有个特点就是功能障碍化,永远没有高潮,导演是个大忽悠

《无极》,陈导演可能想把《无极》拍成境界超越《霸王别姬》的电影,所以格局更大了,《霸》用京剧,《无极》直接用妖怪,《霸》用同性之爱,《无极》用一个头,立意高度抽象,难度更大了,立意和故事就像螺丝和螺帽的关系可以不同颜色不同材料,但不可以不同尺寸。故事本身并不复杂,活活让导演给整复杂了演杀鸡没用笔刀菜刀牛刀,找来了一个跟刀没半点关系的工具。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今天,各大导演变得匠气了,在好莱坞视觉大片刺激之下越来越热衷于卖弄技术,故弄玄虚。他们正在渐渐遗弃电影艺术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原则:讲故事,拍电影就是讲故事。编剧负责写故事,导演负责讲故事,编剧要做的是怎么把故事写出来,导演要做的是怎么把故事讲生动。电影艺术包括了摄影,音乐,剪辑,美术等等电影语言,电影语言是手段,都是用来修饰故事的,导演脱离了故事本身就会变得华而不实,深究电影技法反而迷失了方向。

我觉得WEB设计和拍电影很像,交互设计师好比是编剧,视觉设计师则是导演,因为WEB交互设计就是WEB产品原型设计,他有个基本与根本的原则易用性(易用性或可用性,以下统一用“易用性”概括),让产品更好用。WEB视觉设计师负责展示产品交互设计。而WEB视觉设计师设计WEB产品的时候忽视了交互易用性,就和导演们忽略编剧写的故事剧本一样。承接以上对三部影片的评论,在下自我总结了三种WEB视觉设计师忽略WEB设计交互而产生的三个表现:

第一种,《英雄》,注重色彩和图形表达,过分强调美感,只要能增加设计美感无所不用其极,在交互与视觉权衡之间往往牺牲交互,过分的设计增加了用户的视觉负担,降低交互易用性。

第二种,非诚勿扰》式,似乎看到了交互设计的重要性,一个WEB产品具有良好的易用性体现在各个板块之间分明的主次关系形成统一整体,而非诚勿扰》拆开甚至修改了这个交互设计,单独加以设计,没有一个全局观,单独板块都有很到位的体验,合在一起无轻重缓急,就失去了易用性

第三种,《无极》式,注重设计的大概念,原意打破常规,对创新乐此不疲,甚至可以完全丢弃WEB产品易用性的原则,妄图给业内设计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做概念是一件风险很大的事情,做得不好反而背弃了WEB交互设计的基本原则,迷失方向。

也许因为原则这种东西太基本了,基本到常常自觉不自觉地淡化它的存在。所以大家平时上网使用互联网产品,常常会用到这样的WEB产品:好看,但不好用,操作很不顺心,所以WEB产品设计要易用可用是为了让人用得顺心。

写这篇文章主要为反思警醒,因为以上的这些错误观念都是自己过去工作所经历过的。在很长一段WEB设计从业时期里,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认为自己是了解交互设计的(且认为作为一个视觉设计师只需了解即可),却从没对其有过一个清醒的认识。并且常常固执的认为,既然是视觉设计师,当然是要发挥色彩和图形的优势展示视觉。回头想一想,这可能是跟我大学的学习内容有关系。我大学学的是广告学,课程有海报、字体、vi、创意、色彩、造型影视三维等等多种艺术课程,而且自己爱好欧美插画涂鸦艺术以及动画设计,传统广告视觉设计学的特点是:重形色,重写意表达,重创意,重视觉冲击,重内涵

这应该就是我困惑的原因–把广告视觉设计教育的精神生硬地复制到了WEB视觉设计中,虽然视觉设计都具有广告性,但WEB设计更具产品性;视觉设计都具有宣传性,但WEB设计更具说明性;视觉设计都具有沟通性,但WEB设计更最具互动性。传统广告设计注重用户对结果的感知,WEB设计注重用户对过程的体验

WEB视觉设计队伍中有我这个广告系转来的,也有其他比如视觉传达的、动画的、装潢的、国画油画版画系的人,很多都成为业内高手。也不乏像我这样对WEB设计概念模糊的、观念仍一时转不过来的人。希望此文能给一些WEB视觉设计师和即将转行做WEB设计的朋友做参考。交互设计原则也是那么老生常谈,也因为太老生常谈,才越容易被大家忽略吧。

WEB视觉设计师也不需要与交互设计师一样精通交互设计,但必须要明确交互的意义,把视觉用到实处,发挥出设计本身的价值。电影导演拍电影拍的也就是一个故事。詹姆斯卡梅隆是个重视技术同时也是善用技术的导演。在《阿凡达》里他把电影特效用到了极致。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电影的每一处的特效都恰当的配合故事出现,每一种动植物都长得那么自然,出现得那么自然。故事饱满,让人神往,卡梅隆善用技术,更懂得讲故事。